雾夜之行

零八年一月九号,凌晨一点半,睡眠,有时候会一下子失去,没有睡眠的结果便是半夜三更的路上多了一个人,或许路上只有我一个人,从小就听老人们说晚上阴气重,最好不要夜里独自行走。我理了一下思绪,想了想今天整了一天的博客程序,页面是基于蓝色的,对蓝色,我一直的理解都是:蓝色是忧伤色,也是希望色,夜,安静得让我感到窒息,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闪进脑子里——蓝色也是诡异的颜色。

心里有一丝不安,但我并没有加快步伐,空气越来越潮湿阴冷,想起昨天早上她说梦到我出事了,难道真的要发生什么事情。远处依稀有个人站着,模糊的空气让我不能确定,让我确定的是,雾马上就会顷刻间埋葬城市。这么晚怎么还有人站在路边,觉得奇怪,我终于走进了,只能确定他是个中年男人,帽子遮住了整个一张脸,他站在油炸车前面,可以确定他是做油炸小生意的,不知为什么,在离他还有几米的地方我停下了,他为什么站着一动也不动,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可是他的帽檐却死死地盯着我,这让我浑身不舒服,我还是走了上去,贸然地问他:“你收摊子了吗,要是没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便从袖子里伸处双手,开始收拾东西,动作很慢很慢,慢的像半空中飘下的雾,他并没有出声,我愣了一下,识趣地走开了。

在双龙大道上走了近二十分钟,雾,落的越慢,浓的越快,到岔路口时,能见度已不到几米,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六年前的一个夜晚,也是冬天,也是大雾,不同的是,比今晚更冷,冷得透骨,雾里没有海市蜃楼,如果有,我就是见到了鬼,可我还是觉得清楚地看到了六年前那个夜晚的我。

那天晚上,借着雾色,我翻过学校的围墙,可还是让校警的狗听到了声音,我跳下墙后便飞奔着往荒无人烟的方向跑,雾大,人和狗都没有追的太远就停下了,一条柏油路在这篇荒凉的土地上穿过,我走了将近四十分钟,没看到一辆夜行的车经过,雾很大,可我知道,我是在往东走,我也知道如果一直走下去,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也差不多可以看到大海了,一个人,没有灯光,没有声音,没有色彩,完全迷失在荒野中,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那条柏油路……大概一个半小时后,走到了柏油路的尽头,大片大片的树林堵住了路,树林里有小路,雾绕着树,虽然都是白杨,但还是觉得阴森得很,穿过了林子,我上了一个很高很高的坡,那是一片肥沃而又充满灾难的土地——沂河淌,每年夏天,这条承载着洪泽湖洪水的河道都会带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些人的生命,河道很宽,南北两岸在天气好的时候也无法望川,没有洪水的时候,河道里几乎是干涸的,农民不舍肥沃的土地,在河道里种满了庄家,他们只盼望着,盼望着十年中会有一年没有洪水经过这条河道,汛情急的时候,有的农民还在河道里做农活,当他们看到远处几米高的大水向他们扑去的时候,他们只能绝望地看看遥遥的堤,洪水会将生命带进大海,也将对丰收的希望深深地埋进淤泥中。等一切平静后,河道已是一片汪洋……秋天,水退了,人们又开始在河道里播种,播种着他们再简单不过的希望,从不间断。我走下石头与泥巴砌成的老高的堤,走进河道,有老柳树,三三两两地生长在稍高一点的地方,走近一颗老柳,生命,有时候铁一般地见证着岁月的苦难,这颗老柳已经被镂空了心,硕大的空洞几乎将它拦腰斩断,连着的部分扭曲成坚硬的痛苦状,死的枝干和活的柳条胡乱地堆砌在支撑它们的主干上,看不见它们的生命,可每年春天,它都会抽芽,或多、或少,但总会有,生生不息。继续向下面走,尽管是严冬,我还是踩到了软软的土地,铺垫河道的是秋天人们撒下的麦子,脚下飘来黑淤泥的芳香,我俯下身体,闻到了春天的味道。再往前走,土越来越软,泥味越来越浓,这是危险的信号,如果馅下去,将是无底的沉沦,我决定往回走的时候,看到了残留夏之水,这么冷的天,居然没有结冰。春天离开过吗,也许,在这片土地上,春天从来不会离开,于是,人们每年都会播种……回去的路上,经过沂河的一个码头,因为冷,便帮船主卸载石头,悠悠的寒水,晃着摇摆的船,像是红尘戏弄着人生,再回到学校旁,已开到小吃部升起的火炉,同一家小吃,老板娘惊讶的看着我

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啊?这么早就吃早饭,要一阵子才天亮呢。

暂时不吃,借你地方睡一会,我困死了,可以吗?

睡吧,估计还暖和着呢,跑哪里夜游去了?

沂河淌。

什么?你疯了啊!

一个多小时后,我被饿醒了,天还没有亮,老板娘还在忙着,我爬了起来,有了点精神,便和她聊起来。

你醒啦,怎么不多睡一会?

我饿了,包子好了吗?

好了,那笼刚好,热和着呢,随便吃吧。

好的,哎,老板娘,你姐妹三儿都长的这么漂亮,能不能把你妹妹介绍给我啊?

你中邪啦,她们都不读书了,你还要上大学,想这些干啥?

我狼吞虎咽,不知道吃了多少个,老板娘让我慢点吃,我只是在狼吞虎咽的时候加了一下点头的动作。吃饱了,付钱的时候却发现身上一分钱都没带,我还没开口,老板娘就说:“没有带钱吧?没带就算了,就这几个包子,你都吃我们家一两年了。”,我谢了她,乘着黎民向学校走去,进校门的时候,门卫狐疑的看着我,不过他比他的狗安分,他的狗叫个不停。校园里已经有朗朗读书声,进教室的时候被班主任拦住,他看了看手表:

你知到你迟到了吗?

知道。

你知道你迟到了多长时间吗?

一两分钟吧?!

就一两分钟吗!你看清楚了,是两三分钟!

哦,那就两三分钟吧。

……

从脑海里走回现实,似乎还是同样的夜,同样的雾,那一夜的回忆与此时此刻的夜搅混在一起,感觉有些混乱,我伸出胳膊,已基本看不到我的手,凭着对路的熟悉走进枫叶苑,楼象飘在雾里一样,虚无缥缈着如我的人生。

走进自己的房间,冲了杯咖啡,不是很浓,喝第一口的时候,看到深黄色的咖啡居然倒影出我的面孔,感觉很怪诞,怀疑那不是我的面孔。打开幸运3d,开始写这篇回忆……

                                                                     2008年01月09日凌晨4:30,于枫叶苑。

转载请注明:http://dspurranch.com » 雾夜之行

小雪转中雪

3 Comments On 雾夜之行

  1. avatar

    不是到大海?怎么是沂河淌?

  2. avatar

    你就等着我撞见的那一天吧……慢慢等着吧……

  3. avatar

    可惜啊,老大你怎么没有撞到鬼啊!

| 真的AJAX提交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