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青春

脚步和着那时光慢慢渐去

还记得那二十几年前的春天,年轻的母亲的衣裙与长发;还记得七八年前的那个春天,我把父亲葬在那明媚的时光里;也记得今年的春天,那些自己默默走过的小路,和路边那些寂寞的小花。听到了夜色提到的那首《春天里》,我曾努力地将自己归为八零后以告诉自己还年轻,当八零后集体奔三的时候,默然发现自己再过两年就开始奔四了,原来我只属于八零初,并不是那八零后。

转眼,当下,已是立冬时节。越是怀念越是流失,所以总喜欢踏上行程,似乎可以追赶些时间,上周末先是去了谷里,高楼别墅没有让人失望,但奚落如山村的人群告诉你,这里跟繁华无关;后来辗转到陶吴镇,破旧的小镇却有密密麻麻的人群,老婆一直坐在电动车后面,于繁华处,我们只买了三个北京烧饼。回去的路上,有些冷,可夕阳催人入睡,困意让我几乎睡着,在那无人的公路上我们像秋水中那静静飘过的叶,无声,渐去。
READ ON

雨花一夜

抹去那份繁华,落入老村的安逸,今夜何处栖息,再一夜雨花台。岁月如回溯三年,今晚当是觥筹交错,与挚友,谈笑风生,卖弄理想,与同学举杯相庆,相庆那美好未来。三年前,我跟朋友们搬到雨花新村,那半年是我们在南京最热闹的半年,如今都已经天涯海角沦落人,今夜再回雨花,感慨总是无限。

雨花西路边,一条长长的巷子,巷子一直是上坡,坡的尽头便是老村。曾经的居所在更高的坡上,所以要再上百来个台阶,老村的夏,依然是郁郁葱葱,老树长长的枝,横在台阶上空,伸手可及。昏暗的路灯,照不透那夏日的绿,只留下斑蒴的影子,在地上,于夜里。

READ ON

有的纸不能翻开 有些歌不能开始

寂静酷爱偏远之地,斜阳西下后,便是寂寞在唱歌,如所有生命都停止了呼吸一样,深深的静溢便肆无忌惮地铺开了。而我,这片寂寞中的唯一生息,恰如那大草原上的地鼠会站在洞口,翘首望着茫茫的草原,黑黝黝的眼睛里似有无尽的不解与渴望。小小的生命呀,这偌大的草原上有你走过的一圈圈痕迹。

这栋荒村公寓式的房子里,还有很多不熟悉的角落,因为是一个人住,自从搬进来以后也没有对太多地方做过整理,走进隔壁房间坐下,面前时一张老式的书桌,桌面上有些许灰尘。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轻轻地拉开了抽屉,声音有些沉闷,一股淡淡的霉味飘出来,这是岁月被阳光遗弃的味道。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学生的公交卡附件,生于1988年,看照片很可爱,现在的他应该是正值青春的年纪了,他跟房东有什么关系,或者只是别人留下的,都不得而知了。再往里面看看,还有一个袖珍收音机,看起来不算古老,放了电池进去,打开开关后,尖锐嘶哑的噪声让人有些不安,特别是在这么安静的夜晚。

继续旋动着按钮,总算能收到几个调频台,大概是江苏音乐频率最清楚,一下子想起来了,大学时代,晚上在宿舍听收音机的那些岁月,那时听歌,那时听小龙讲故事,那时有着简朴而唯一的乐趣。渐渐地,声波里想起来音乐,一下子便听出是千千阙歌,音质很好,索性就坐着静听了。曲终,意犹未尽,于是打开幸运3d继续听这首歌,一遍又一遍,不得其厌。听的时间太长了,觉得有些累,可还是不忍关掉,心里总是想最后一遍了……,也许有些歌,真的不能开始,开始了,便无法停下。莫名其妙地,又想到张国荣的《当年情》,于是听起来,于是又是无法结束。

听着哥,继续在抽屉里搜索着,一堆杂物下,发现一张老地图,2007年的,那年我刚毕业。每次看到地图的时候,我第一个搜寻的角落便是右上角,因为右上角是仙林,我的大学,我的青春在那里有太多的回忆,找不到这个角落,我会有些着急。然后是玄武湖隧道,再然后是三牌楼、大桥南路、中山北路、雨花新村、左邻右里、龙福山庄、岔路口、东善桥。手有些颤抖,似乎那沉甸甸的岁月凝固于这张纸上了,捧在手上,有些沉重。七年的时间,我搬了八次家,将南京几乎绕了个大圈。莫名地悲伤,所谓青春,便是流浪,原来,有的纸张不能打开,打开了会悲伤。

前两天,又一位老友离开南京路,离开南京后,她说十分想念南京的一切,我说过阵子就好了,就适应了,然后再交些新朋友,新的人生就开始了,可我对自己没这勇气说,七年了,也没交过新朋友。也深深,忘却往事,唯独入睡了。

READ ON

大踏步迈向中年

一年来,昨天终于有人加我QQ为好友,几句寒暄之后,我知道他居然是我的一个堂弟,而在我的印象中,我出来读书时,他还他母亲的怀抱里吃奶,而如今,已经跟我谈理想,谈人生,告诉我一些新鲜玩意,说我土了。是他长的太快,而是我老的太快,还是这十几年的青春就是我关于长大的一个梦,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一定还在五分3d,这个梦一定很长很长。

READ ON

青春就此散场

2007年3月,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地点是中山北路祁家桥,就是在那个小小的地方,我开始我的工作生涯,也开始了心中的一个很强烈的愿望——希望几个哥们能住到一块,或者住的很近,那时候,在南京走的比较 ...

Vyzl (19:52):SB,打拳皇来

标题是什么?是两年前快毕业的时候,也就是2007年三四月份的时候,Vyzl 在紫金飞鸿上发给我的一个消息,所幸的是,我把它备份成一个文档了,现在看来真是啥滋味都有。 那是一段一帮菜鸟乱打拳皇的日子,菜鸟中又 ...

不是起点也不是终点这次在路上

总以为,会在铁心桥住下,但是在朋友的反对下,原本的想法,轻而易举地放弃了。南京,热闹的城,寂寞的城,热闹属于过去,寂寞却是现在,当朋友像一颗颗断了线的佛珠一样蹦跶出身边,我一下子寂寞起来,一下子害 ...

都市夜归人

搭上一辆出租,大概要半小时才能到家,车稳稳地启动,安静的行驶,白日里喧闹的路面,一下子变的很深沉,流过车身的夜色,一点点远去,灯光,卷进车轮,却没有半点声响。音乐渐渐地想起,千千阙歌,这是首适合夜晚听的歌曲,她让人忘却年华,也让人孤傲,张国荣告别歌坛时唱过这首歌,二十世纪末的二十年依稀如昨日般清晰。

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是在大学,单调无味的生活中,每个夜晚都会听听这首千千阙歌,宿舍的栏杆上,看远方的灯光,看一对对路过的恋人,而所有的画面皆失去彩色,变成只有黑白的回忆。

终究曲终人散,身边的人,来了走,走了便很少再回来,夜晚的我,只能属于这偏僻小楼,透过西窗看闪闪的寒星,我不知何时该承认——青春已不经意间消失。 READ ON